国际动态

特朗普反全球化?他是想让世界为美国的“右翼

点击量:   时间:2019-05-01 17:24

  要想探讨一项国际经济政策是支持还是反对全球化,首先应当依据一定的标准。对此,学界早有定论:全球化就是商品、资本和人员的跨国境流动,凡是意在促进这种流动的就是支持全球化的政策,凡是意在妨碍这种流动则是反全球化的政策。此外,判断是促进还是妨碍还要看其整体和长期影响。例如,几乎所有国家都会采取一些措施限制某一产业部门中商品和资本的跨国流动,从短期来看这自然会妨碍全球化,但是其目的可能是为了保证经济部门的整体全球化的推进,这些限制措施本身也可能只是权宜之计。因此,也不应当将含有这种限制措施的国际经济政策都视为是反全球化的。

  用这一标准来审视特朗普政府,主张其是“反全球化”的看法主要有三点依据:第一,特朗普在贸易上推行了本土主义(nativism)政策,还针对部分国家显著提高了进口产品的关税,这两者都直接妨碍了商品的跨境流动,还可能进一步造成各国争相提高关税的连锁反应;第二,特朗普反复强调爱国主义和主权等要素,本质上是重新强调民族国家的力量,而重提民族国家则意味着强调主权的分割和边界。这与过去几十年来全球化削弱主权国家体系、用限制民族国家主权来进一步推进全球化的作用方式背道而驰;第三,从特朗普投身竞选之初到2018年9月的联合国大会演讲,特朗普本人及其政府多次公开声明反对“全球化”和“全球主义(globalism)”,特别抨击了包括国际刑事法庭在内的多边治理机构和跨国官僚“没有任何合法性和权威”,表现出了强烈反对全球治理的态度。

  但是与此针锋相对的是,主张特朗普主义是“替代版全球化”的看法也有三点主要依据:第一,特朗普主义的最显著特征是要营造有利于资本的国内外环境。在国内特朗普主张的是减税、金融和环境领域的去规制和反工会政策,这些举措都进一步提高了资本而不是劳工的地位;而在国际上,特朗普则是要求其他国家进一步向美国政府打开投资市场,放松对美国资本的限制。相比于奥巴马政府,特朗普的这些做法更有利于资本的跨国流动。而且,这些政策不光会影响美国自身,还会带动其他国家采取类似政策。这说明,特朗普主义在资本流动这一重要问题上是在促进各国向竞争性国家(competitiveness state)而不是福利国家(welfare state)的方向发展。而以增强国际经济力为主要导向的竞争性国家则正是被视为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的产物。

  第二,特朗普政府提高关税的最终目的不是要回归经济上的自给自足,其目的是要扩大而不是减少或者放弃国际市场,对关税的暂时提高是一种迫使其他国家向美国进一步打开市场的手段。以此而言,特朗普政府虽然目前在上商品的跨国流动上开了“倒车”,但其最终目的是为了退一步、进两步,最终着眼点还是总体全球商品市场的扩大。

  第三,特朗普主义的意识形态底色是极端的经济自由主义,其反全球化措施具有虚伪性。不管是美国的特朗普还是德国选择党、奥地利人民党这样的右翼政党,它们一面主张要提高工人阶级的经济地位,但是另一面又主张降低税收和政府管制,这两者在很大程度上是存在矛盾的。在现实中,前者往往停留为吸引选民的政治口号,后者才是实际政策。本质上,这些右翼政治力量信奉的是哈耶克式的传统的自由主义,甚至是极端的“无政府的资本主义(anarcho-capitalism)”。它们实际上反对是以欧盟为代表的跨国管制,而不是资本和商品的跨国流动。

  特朗普主义是美国“右翼全球化”的新阶段


  •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

  • “告母家书”作者发起众筹治病:“我想

    “告母家书”作者发起众筹治病:“我想

  •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

  •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

  •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